“外卖自由”不再,谁该为越来越贵的外卖负责?

编辑导语:“饿了么”是2008年创立的本地生活平台,美团外卖于2013年正式上线,随着二者逐渐进入到各个大小城市,人们也习惯了用手机点外卖,节省时间的同时还可以省钱。但是“外卖自由”很短暂,如今外卖价格越来越高,外卖爱好者也所顾虑,谁该为越来越贵的外卖负责呢?

“外卖自由”不再,谁该为越来越贵的外卖负责?

最近骑手小哥的安全问题引发全民热议,这部分群体被广泛关注其实也和整个外卖行业的飞速发展相关:

根据艾瑞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中国外卖消费者共4.6亿人,产业规模达6536亿元。

飞速发展的外卖行业也留下了很多弊端,其实除了骑手小哥的权益得不到保障之外,消费者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消费者讨论到底该不该“多等5分钟”的时候,有谁发现这些年来外卖悄悄涨价了吗?

一、外卖悄悄涨价? 不止你一个人觉得

在美团与饿了么刚刚兴起的时候,不仅商家给出的减免多,连系统发放的红包都是3块钱,5块钱的大额红包。那时候一份外卖到手价格都在10块钱左右,比店里便宜多了,但是现在却觉得外卖的价格却越来越高。

“外卖自由”不再,谁该为越来越贵的外卖负责?

根据一份亿欧网的线上调研显示,发现有68%的消费者觉得“美团外卖变得更贵”,在这其中,又有65%的消费者的平均单笔消费金额集中在20~30元间。

可见,外卖贵了真不止你一个人觉得。

而美团发布的2018-2020H1财报,单笔外卖费用确实呈波动上升的趋势,今年以来单笔外卖的价格确实显著高于2018-2019年的水平,一定程度上验证了外卖变贵这件事。

那么到底是谁让外卖涨了价呢?

二、到底是谁让外卖涨了价?

说起外卖涨价,很多人会怪罪商家,觉得是商家单方面提高了价格,但是这次商家不背锅。这是因为在外卖行业中,商家并没有多少话语权,甚至很多商家还游走在亏本的边缘。

平台上的商家除了食材、人工和租金支出外,还需要额外承担外卖平台资费、打包费等支出。平台资费主要是佣金和配送服务费,佣金包含平台使用和技术服务两项费用,这是在所难免的。

而大头都在配送服务费,这项费用可以占到平台资费的80%。

此外,平台有时候做活动,中小商家为了增加流量不得不消减利润。承担活动中的减免配送费、满减、会员红包、新用户立减、返现红包、折扣菜、津贴联盟、优惠券、推广等等。

而且很多活动优惠是可以叠加的,很多菜品最终结算价为其标价的60%或更低,这就导致部分商家越卖越亏。

近日浙江电视台经济生活还报道过这样的新闻,用户点了30块钱的外卖经过满减和红包后只付了一分钱,随后商家找上门理论,被行政处罚的事件。

除了平台抽佣,商家被要求“独家经营”,意思就是在美团与饿了么之中二选一,如果商家只上线美团外卖,佣金抽得低;但如果上线他家外卖平台的话,佣金就高。有商家表示,新入驻平台甚至要到了26%的分佣。

这导致两者的商家重合度非常低,确实保障了外卖平台的利益,但同时也让商家苦不堪言。本来想通过线上外卖平台扩展营收,没想到却被层层压制。这样一来加价实在是无奈之举。

三、平台就真的是外卖涨价的“罪魁祸首”吗?

那么“高额佣金”、“独家经营”的外卖平台就真的很赚钱吗?

其实也不是。

美团从外卖业务诞生以来,亏了5年,2019年才实现盈利,并且是微利。美团曾公开表示过:美团2019年外卖业务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

根据美团财报,2019年外卖佣金收入496.47亿,餐饮骑手成本410.42亿,占到佣金收入的83%。

确实如此,光是骑手工资就占了这么多,美团还需要物流基础设施建设,研发智能调度系统,还要进行系统的维护和升级,美团也很更苦。

那么,难道外卖的钱都去了骑手那里了吗?

2019年,通过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外卖骑手有399万,仅在2020年初的5个月中,美团平台上新注册且有收入骑手的总数已超过百万。

根据美团最新财报,2020年二季度,美团销售成本161.5亿元,外卖骑手成本占据了72.7亿元。

但是他们的收入也并不多,骑手每单能赚5-10块,其中顾客支付5块左右,平台补贴1-3块,如果配送费有减免,由商家支付。

根据美团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70%的骑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收入高的都是长时间工作换来的,而且还没有安全保障。

从商家、平台、骑手来看,他们确实都不容易,也都没赚多少钱,但是外卖为什么会越来越贵呢?

这主要是因为两点:

1. 用户的心理落差明显

在外卖行业刚兴起的阶段,资本和外卖平台都在往里面使劲撒钱,企图在短时间内攻占市场,以低价来换取流量,当时各种福利、满减、大额红包的推出,使得当时外卖用很低的价格就能到手。

久而久之,就给了消费者一种假象,就是外卖便宜,外卖比线下便宜。

但是真实情况却是,加上包装费和配送费的外卖本来就是要比线下消费的贵。尤其是现在平台补贴变少,商家满减力度变小之后,外卖就回到了之前的价格,消费者的心理落差明显。

2. 外卖行业的中间成本很高

与线下就餐不同,外卖需要商家打包好之后,通过骑手到店取餐取餐再送达用户手中。这个漫长的配送环节上,所需额外支出的中间成本很高。

不光是骑手的工资,骑手小哥只是最底层,骑手上面有站长,站长上面有加盟商,加盟商上面还有平台方,这些人力成本比骑手可高了多了,而这些所有的人力成本最终还是需要消费者买单。

四、外卖还会越来越贵吗?

《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外卖产业发展报告》显示,近几年国内餐饮外卖产业的规模逐步扩大,预计2020年线上餐饮在整个餐饮行业中的占比将超过20%。

也不用过分惊讶,毕竟是现代人了,谁还能不吃个外卖呢?

此外,订单量和商家也在不断增长。

二季度美团外卖餐饮日均交易笔数同比增长 6.9% 至 2450 万笔,单日订单量峰值突破 4000 万个;Q2 季度美团平台商户数增长至 630 万,新上线品牌商家数量同比增长超过 110%。

也就是说,随着“宅经济”不断发展,点外卖的人将会越来越多,而同时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外卖这个行业,那么外卖还会越来越贵吗?

——笔者认为外卖会越来越贵的。

站在外卖平台角度,前期我烧了那么多钱才打开市场,现在是逐渐盈利的时候,自然是不愿意继续烧钱加大补贴降价,如此一来外卖就回不到之前的价格。

而且骑手数量不断增加,这将是一步不小的人工费用,平台降价就更不可能。

而且现在外卖行业的垄断程度很高:

根据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Q3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美团外卖交易额占比达65.8%,远超饿了么。

而且,如今的美团在不断开设新业务,但是美团的收入还是主要靠外卖业务。

据美团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财报,实现外卖佣金收入127.2亿元,贡献了总收入的51.5%,平均单笔交易抽佣5.7元,费率11.7%。而我国的外卖市场又逐渐饱和,在增长压力之下,短期内只能增加佣金。

对于中小商家来说,平台佣金抬高是几乎致命的。

佣金具有强制性,能够议价的多半是大型餐饮连锁集团,如麦当劳、呷哺呷哺、海底捞、喜茶等等。他们本身体量大,而且又有自己的小程序、App,有筹码能够议价。

而一般的中小商家,只能被动接受或拒绝。

本来餐饮就利薄,而商家除了佣金之外,为了综合推荐位更靠前,商家也要在平台上付出一定的营销宣传费用;加之外卖门槛低,又有许多新平台加入,商家的利润被不断稀释,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中小商家无以为继只能加价。

而配送业务不断壮大的同时也将吸引更多的人投身骑手行业,而这些钱都会源源不断的从消费者身上讨来。

其实,外卖之所以越来越贵,这归根结底还是整个体系的问题。

尽管外卖节约了堂食服务人员与座位,节约了消费者的时间成本与交通费,但想要走得长久,涨价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对于价格比较敏感的消费者来说,外卖涨价会让他们放弃这样的生活方式。

 

作者:宁缺,微信公众号:松果财经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本文由 @小猴紫[Vip] 发布于 职涯宝 ,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欢迎您分享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小程序
小程序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建站服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