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平台的骑手,是临时工,还是创业者?

编辑导读:《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让外卖骑手和平台受到了各方关注,引发了网友对外卖平台只追求效益不顾骑手安全的讨论。虽然事后饿了么美团都先后回应称会给骑手留5-10分钟的弹性时间,但平台算法的问题其实并没有得到解决。本文作者对外卖平台和骑手的关系进行了分析讨论,希望能够给当前困局改善带来一些启示。

外卖平台的骑手,是临时工,还是创业者?

人物杂志《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刷屏,相信对外卖骑手这一群体生存状态有过关切的人都会看了,有的没有看完就转发了,这表明这篇文章站在劳动者的立场以及详尽的采访调查还是很符合当下社会要求的。

尽管这篇文章主要是针对美团外卖“超时”扣款,算法支配外卖骑手跑单状态,实际上也是反映出行业存在的一般问题——那就是外卖骑手奔波在马路之上,他们本身的人身安全存在着巨大的隐患,怎么才能予以解决?究竟是诉诸于骑手的“惜命”,平台给予送餐时间相应的宽松时段,还是用户本身不催单,其实都是外卖之局的治标。

上海市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认为,“外卖骑手的关系,是与企业的关系”,即使外卖骑手发生了交通事故,消费者也没有义务承担。

外卖平台的骑手,是临时工,还是创业者?

01

如果站在纯商业的角度上看,美团外卖平台是一个低成本、高效运转的平台模式,我曾在《如何快速看懂商业模式》一文之中探讨过,这种用利益激励方案代替雇人发工资模式的“轻平台”越来越成为互联网巨头所追求“平台生态”主要落地模式。未来会有越来越多人自愿加入到互联网平台之中,从中听从平台调配而成为自由就业者(也是创业者)。

因此,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恐怕都是不会承认骑手与平台之间的关系是“员工与企业之间的关系”,按照目前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平台保守估计分别有300多万骑手来看,没有哪一家公司有这样的承载能力。

这种模式只能应用在每一笔订单返现和激励之中,从而驱动基层外卖员为了“下一笔订单”而不断自驱动,而美团外卖算法对于外卖员的技术控制,让很多人嗅到了一股血汗工厂的味道,但是这样的科技巨头是不会成为富士康的,因为富士康是集群式、半军事化流水线模式,作为一种传统劳资关系,有成熟的工会、劳动法、社会保障等体系作为约束,这也是我们看到工厂跳楼或者农民工讨薪新闻逐年降低的原因。而外卖骑手为谋出路自愿加入,并且放弃一切劳动保障的新型模式所取代,可见数字平台的“控制”的段位明显高于传统企业。

别看现在美团对于骑手的“压榨”被舆论喷的很惨,我敢打包票一定会有更多的企业从中领会到了平台运营操作要领,并且感叹“真香!”

就连一直坚持跟快递员发工资十多年、把给京东兄弟们交五险一金视为人生骄傲的刘强东,似乎在被社会暴锤之后也逐渐在甩掉沉重的人力包袱,逐渐搞“外包化”了。

实际上,外卖骑手在平台看来是他们平台流量和订单所吸引而来的“创业者”。既然是创业者,总是有风险的,而交通安全风险以及身体劳累而发生疾病风险自然是由他们自己承担的。

这种“泛平台化”所带来的新个体经济的确有突破以往劳动契约的灵活性,但是美团之所以给人一种“技术资本家”既视感,是因为美团外卖本身对于“骑手”执行的标准化管理,比如必须强制身穿印制品牌logo的工服、不接单就会给予一定处罚、超时会给予处罚等等,跟在工厂里的无责任底薪按计件工资结算、出现差错责任由操作者自行承担又没有本质区别。

就一个月前,就有美团外卖小哥就深夜发视频三问王兴,其中涉及就是「平台对于派送时间不断压缩问题、订单超时平台罚款骑手的问题,以及超时的订单需要让骑手买单的问题」,我不知道这位外卖员是否还留在美团外卖,但是在外卖平台与骑手之间“你情我愿”没有劳动契约保障之下,如果外卖人员不满意可以随时被替代,这使得即使外卖骑手发生抗议和不满情绪也无济于事,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人口红利”。

外卖平台的骑手,是临时工,还是创业者?

02

其实当我们把自己代入到“骑手”中的一员时,而不是妄以为自己是机构投资人或企业话事人时,我们就会发现,在一个讲究“送啥都快”、快即是核心竞争力的外卖平台,并且设置了对“配送时长”有严格时间要求和奖罚机制情况下,一个外卖小哥很难忍住那种红灯时候两条车辆停止等待,而不从中间穿梭的诱惑。

在“超时”处罚的紧箍咒之下,,遵照社会规则的体面就这样被轻易抛之脑后。“逆行”肯定是拿生命开玩笑,而“这种把脑袋栓裤腰带”工作显然必须得到系统平台综合治理。

很多人对于饿了么的表态主要局限在“愿意多等5分钟”的产品功能设计上,而其第二条对于超时订单对骑手不给予处罚,还是很能够彰显人文关怀的;远远比任凭热点变冷的“鸵鸟政策”更能带动行业进步。

美团员工主要是技术人员、平台运营人员以及各个城市负责线下商铺合作拓展人员,骑手并不会放置重要位置上,对于改善骑手状况显然缺乏动力。

在平台“唯快不破”价值观引导下,即使是符合平台规则的全能外卖小哥未来也是被替代的对象。因为人需要休息、人终究会犯错,况且人还是不够快,以无人机、智能配送车为主打的无人配送必将到来,而据我了解,美团外卖在2018年就和专门做无人配送的AI物流公司有合作,而疫情显然会加速这一进程。

此前京东内部也曾喊过“无人配送”但与京东占据80%的员工是基层快递员毕竟不好拿出来硬推,而美团点评基本不雇佣外卖员为正式员工,显然不会有这样的顾虑。

外卖平台的骑手,是临时工,还是创业者?

既然算法可以规划人线路,跑的外卖小哥越多,AI系统训练越聪明,那么算法总有一天也会指挥机器干同样的事,现在就好像火车刚发明的那阵子,是人力驱赶马拉火车跑,这是一个过渡阶段。

但是目前终归还是要依赖人力的,这并不是美团作为平台一定要帮助社会解决就业问题,而是美团的人工智能还比较“人工”,不够智能;尤其是出入写字楼机器人不会按电梯的情况下。当然有人会说,那为什么不能像丰巢或者菜鸟驿站那样,直接放在一个指定点,让顾客直接拿呢?实际上顾客下楼就可以在楼下就餐了,怎么还会点外卖?

不得不说,美团生意起点是顺从了人性的懒,经常吃外卖的人由于懒得出门下楼、容易长胖,胖了之后不要紧,美团上找健身房和运动业务了解一下。

03

在70周年国庆花车游行时我们看到骑手的身影,在抖音短视频之中外卖小哥热心帮忙也经常得到人们点赞,现阶段,我们应该正视外卖骑手已经是社会“职业”,并维护外卖骑手的职业尊严。阿星对此提出以下不成熟的建议:

(1)就骑手与平台本身的关系,个人认为,如果没有与平台之间签订“劳动合同”,至少也应该签订“劳务合同”,给予类似骑手“类人员”待遇,并纳入到平台所在地工商管理机构、交警部门进行监管。

(2)骑手本身的安全保障,即使平台不缴纳一般员工的五险一金,也应该缴纳“交通意外险”,而交通意外险一般不会保逆行和闯红灯也会给骑手以督促;国内这么多的保险公司竞争非常激烈,如果是强制缴纳保费巨大,仅仅做好这一项目会有丰厚利润,相信一定会保险公司会开发相应的保险产品,当然前提是投保方监督保障理赔顺利。

(3)而骑手行业应该遵照国家相关要求成立外卖从业者工会组织,对于超时订单出现不按要求罚款并封号情况,以及交通保险不能报销情况应该交由工会与劳动保障部门以及行业律师协会等一起对于平台方劳动仲裁。

(4)治标方面才是关于骑手产品层面的人性化改进,实际上5分钟、8分钟、10分钟、半个小时出餐、额外的电梯等待时间等,或者是用户下单时自选“不赶时间请慢送”的选项,这些相信只要产品经理把重视商户的精力放置一些在链接商户与用户的骑手端那里,而不是欺负老实人,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另外,我个人觉得,有关单位应出台提升外卖单次配送费标准,外卖既然是服务,必然有服务溢价,而不是透支人力形式做服务,外卖整体需求量的减少,可以降低一次性塑料的使用,保护环境、增加线下商圈人气,让商户自然引流,而不是被互联网平台逐渐支配。

同时要限制骑手单人单日接单次数,防止过度疲劳也不至于让收入降低,维护社会交通秩序。以目前美团等平台过度依赖外卖平台的低价格抢市场培育用户的策略来看,其平台本身做彻底的变革几乎是不可能的。外卖平台仍然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已经享受了太久缺乏政策监管的红利。

#专栏作家#

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科技自媒体&媒体专栏作家,专注于公司商业模式研究和互联网行业分析,靠谱汇创始人,个人微信号:kaopuhuiclub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本文由 @拥抱未来[Vip] 发布于 职涯宝 ,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欢迎您分享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小程序
小程序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建站服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