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正在成为美团外卖,滴滴还有多远?

编辑导语:Uber在国外是一个比较常用的打车软件,但同样也是外卖软件,甚至在今年超过了打车板块的营收;Uber正在向全方面发展,探索更多的业务,那滴滴会不会如此?本文作者对此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Uber 正在成为美团外卖,滴滴还有多远?

出行公司能讲好本地生活的故事吗?

Uber 和滴滴,从同一项业务出发的中美两艘「巨轮」,正在驶向不同的方向。

Uber Q2 季度财报显示,外卖业务盈收已经高于网约车业务,成为真正的「现金牛」;另一方面滴滴宣布核心业务(网约车)已经盈利,或者说有些薄利了,七夕当日订单达到了 5000 万单,目前也在基于出行不断尝试新业务。

乍一看,Uber 似乎正在向美团外卖靠拢,依靠本地生活服务完成从出行公司到以出行为基础横向扩张的进化。

同样作为网约车巨头的滴滴,会不会跟上 Uber 的步伐?

一、网约车巨头钟情外卖

外卖成为了 Uber 当下最亮眼的业务。

根据 8 月中旬 Uber 发布的 2020 第二季度财报显示:Uber 的营收为 22.41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31.66 亿美元相比下降 29%。

Uber 的主要营收来源于三方面:出行、外卖,以及货运;本季度,Uber 共享出行业务营收为 7.90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23.76 亿美元相比下降 67%;外卖业务营收为 12.11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5.95 亿美元相比增长 103%,如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同比增长 110%。

在 Uber 最大的市场,北美地区仍旧处于疫情不容忽视的时刻,人们尽量避免出行,因此 Uber 的出行业务还未恢复常态;相应地,居家隔离过程中极大催生了外卖需求,导致本季度 Uber 的「副业」反而超过主业,一举成为营收之最。

虽然这个结果具备一定的偶然性,还不能下确定结论表示 Uber 已经是一家外卖公司。

但是从 Uber 的发展道路来看,在网约车出行市场萎靡,自动驾驶商业化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外卖业务的增长的确一定程度上提振了 Uber 的业绩表现。

用 Uber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的话说:三年前我们的 UberEats 业务还刚起步,现在体量已经超过打车业务,我们用了三年时间,又在内部创建了第二个 Uber。

UberEats 正是 Uber 的外卖业务;2016 年正式推出之后,一直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在本季度之前也是 Uber 第二大营收来源。

Uber 正在成为美团外卖,滴滴还有多远?

Uber 出行业务与外卖业务各季度营收对比|极客公园制图

Uber 毫不掩饰对外卖业务的渴望,尤其在 Uber 与 Lyft 因将司机分类为独立承包商而不是公司雇员,与美国加州法院产生强烈冲突,甚至可能被迫退出美国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时。

今年 7 月,Uber 以 26.5 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一家外卖配送公司 Postmates;美国外卖市场已经形成 DoorDash、UberEats、Grubhub 与 Postmates 四家公司占领 99% 的市场份额,其中 DoorDash 占据 45%。

值得一提的是,UberEats 曾对其他两家公司都动过心思——UberEats 曾经被传出 73 亿美金收购 Grubhub,但因为价格问题和涉嫌垄断,最终不了了之;2020 年初,Uber 与 DoorDash 也讨论过合并的可能性,协议最终也未达成。

有外媒指出,UberEats 与 Postmates 合并后将成为市场份额最大的送餐应用。

二、出行公司做外卖能赚钱吗?

在外卖业务高速增长,Uber 正在向美团外卖「靠拢」的同时,可能很多人想象不到的是,UberEats 并不是一项赚钱的业务。

以 Uber 2020 第二季度的财报为例,Uber 出行业务的调整后 EBITDA(即未计入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的净利润)为 5000 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5.06 亿美元相比下降 90%;外卖业务的调整后 EBITDA 为-2.32 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2.86 亿美元。

也就是说,尽管网约车业务营收下降了将近 70%,但它依然是赚钱的;外卖和去年同期营收相比虽然翻倍,却处于巨额亏损的状态。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Uber 的官方解释为:「向送货司机的累计付款已经超过了消费者支付的累计送货费。」换句话说,对司机端的补贴还在加大,包括对司机的额外激励措施,针对疫情为司机做的必要防护措施等。

这不仅是 Uber 的问题,其他几家外卖公司也都在亏损中获取市场份额。

然而网约车的盈利模式在几年以前就被人摸透:当运力到达一个临界点时,平台便会出现大规模盈利。

外卖业务本质上也有这层意思,科斯罗萨西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就提到一点:外卖正在从「奢侈品」逐渐变成寻常的业务,可以看出疫情对于培养用户习惯作出了不少贡献,也为规模化打下了良好基础。

从 Uber Eats 亏损同比收窄也能看出,至少 Uber 在这项业务中是有盈利希望的;2020 年第二季度 UberEats 的订单量比去年同期翻倍,但亏损同比收窄,在更大的订单量下亏损不会更多,说明 UberEats 的利润率有所提高。

另外一个关键指标是它的佣金率(Take Rate),即 Uber 从产生的总订单额(Gross Bookings)中获取的比例,覆盖 Uber 的交易佣金、营销费用等。

佣金率衡量了互联网平台将 GMV 转化为净收入(Net Revenue)的能力,Uber Eats 在第二季度的佣金率为 12.7%,比上一季度有所提高;如果不计入司机激励补贴,Uber Eats 的佣金率为 18.8%;作为对比,美团在 2020 年第二季度的佣金率为 11.7%。

Uber 将外卖业务的佣金率提高的原因归结为市场规模增加,包括合作餐厅和用户数量增长,以及激励支出合理化,也就是说——Uber 拿外卖挣到的钱全部投入到疫情当中对司机补贴和增加市场规模,如果长期来看,Uber Eats 完全有可能赚钱;科斯罗萨西也强调,公司在 2021 年底之前将实现盈利。

而外卖公司盈利无非在几个关键点:降低成本、提升效率,或者增加抽佣;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规模,Uber 为了扩大规模,已经将触手伸到其他领域,包括杂货店和超市的同城配送,以及类似闪送模式的 Uber connect。

从这一季度开始,Uber 将出行(Rides)更名为 mobility(移动),外卖业务(Eats)更名为 delivery(交付),足以看出这家公司的野心。

这也符合 Uber 的战略,此前 Uber 就提过 Uber everything 的大战略,即在 Uber 上什么都能送,从 Uber Eats 发展来看,再次肯定了 Uber 作为运力平台的价值。

三、基于运力的平台逻辑

如果拿美团外卖业务作比较,不难发现外卖这个生意的困难之处,以及它的「临界点」。

美团直到 2019 年第二季度才实现整体盈利,这时美团外卖已成立 6 年。

盈利的主要原因是美团外卖毛利率大幅提升,从 2018Q1 的 14.4% 提升到 22.3%;对于毛利率的大幅改善,美团解释为运力充足,二季度天气状况比较好,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于骑手的季节性奖金支付;而且旺季订单量大,订单密度大,骑手单次可以配送的订单较多。

没错,虽然外卖盈利总体来看只有几个关键点,但影响外卖业务的因素其实很多,包括天气、旺季淡季订单量增减等等;同样,外卖盈利也取决于规模的增长。

美团外卖花了 6 年建立起的上百万骑手和复杂的即时配送网络,就是对规模最好的解读证明。

同样作为运力平台的滴滴,能不能走上「外卖」这条路?

从逻辑上讲,滴滴做外卖这件事是跑得通的,只是要付出很大代价。

滴滴此前尝试过外卖配送,被外界形容为「与美团打车开战」;但烧了 10 亿元之后停止进攻,滴滴外卖业务不了了之。

「外卖比打车更考验调度能力,何况美团和阿里依旧在竞争当中,滴滴想从中切下蛋糕极其困难。」一位业内人士曾经表示;据他回忆,滴滴当时宣布投入 100 亿元打进外卖市场,但对于已经形成美团、饿了么双强的市场格局,100 亿元并不能带来多少声响。

但这并不意味着滴滴没有「外卖基因」。在墨西哥和巴西两个国家,滴滴在出行和外卖业务上双双站稳,成为当地生活服务的主要势力之一。

在竞争尤其激烈的中国市场,滴滴也在不断尝试基于运力平台的本地服务,年初上线的跑腿服务,以及低调布局的社区电商业务,都算是典型例子;不过在滴滴大量推出的新业务之中,本地生活在前期并不能为滴滴带来很大优势。

不难理解,在滴滴建立起以交通工具为主体的运力网络,并以此获取大量用户后,随之构建的强大的运营体系都属于滴滴的核心竞争力;依靠这几点如何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赋予更多想象力,获取新的收益,是滴滴现在到未来一定会去探索的事情。

从这个角度看,从今年开始不断分拆、升级或开启新业务的滴滴,大部分业务基本上都围绕着出行这一大块市场,在出行的垂直场景下进行纵向深度挖掘,更像是在「修炼内功」。

和 Uber 一样,滴滴也在尝试横向扩张的最佳方式,最终构筑护城河之外,印证滴滴体系在新领域的价值所在。

 

作者:赵子潇,公众号:极客公园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ch2JhOPn6A3svsMYv9r1VA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本文由 @蔡梦茹[Vip] 发布于 职涯宝 ,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欢迎您分享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小程序
小程序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建站服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